我带儿子参加童子军五天四夜的野营活动,传统上这是父与子的活动,我家因为老公临时有事所以由我出马了。到了营地之后看到的到处都是男人男孩,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唯一的妈妈时,对面来了个老外妈妈,冲着我大笑说:“哈哈,太好了,你也来了,咱俩大概是这个大队里唯二的妈妈了。”

因为这个缘故,我们两个女人基本上每天都在一起活动。

一天早晨,我们迎着初升的太阳一起往食堂走,她边走边忍不住地“咕咕咕”地笑,我不由好奇地问:“你笑什么啊?”

她笑得更加厉害说:“你都想不到,我儿子布兰德昨晚竟然尿床了!”然后又笑:“半夜我做梦过河,走到河中间脚下一滑就坐到河里了,立马就惊醒了!然后我发觉身下又热又湿,而且面积越来越大,我伸手往身下一探,满手都是湿漉漉的,沿着水迹摸过去,到了布兰德的身下,哈哈哈,原来是布兰德尿了!”

她笑够了接着说:“他从四岁之后再也没尿过床,大概白天野营活动太兴奋了,也太累了,所以晚上就失控了。”她说她当时找出了浴巾垫在两人的身下,将就着睡了一夜。

我问她湿的睡袋怎么处理的,她说一大早起来就晾在朝阳的晒衣绳上了,估计到晚上就能晒干了。

这位妈妈把十岁的儿子尿床当成了一件那么好玩的事儿讲给别人听,自己还反复回味,估计这个意外会成为她这次野营最有趣的经历了。

我听完了她的故事就在想,如果是三猪尿床了,我会怎么处理呢?

我大概当时会帮他换了干爽的衣裤,帮他撤掉湿睡袋,让他和我一起睡……早晨起床后,会悄悄地在不起眼的地方晾晒睡袋,如果没人注意到,我自己一定不会跟任何人提起这事。

因为我觉得这么大的孩子还尿床是挺见不得人的一件事儿。

仔细想想,尿床这种事情,根本没有什么好羞耻见不得人的,更不是孩子犯了错误。孩子他自己无法控制,如果能够选择,没有哪个懂事了的孩子无缘无故地要去尿床。孩子身体的各个系统都处于发育完善的过程中,偶尔哪个系统运作不协调了是再正常不过的了。

我为什么会和美国妈妈的感觉不同呢?

我想是因为我们中国父母心里大抵都有些“标准好孩子”的条条框框,如果孩子突发状况,出了框框之外,那么他就不正常、不对劲、不符合常识和规律,他就是错的了。

从根本上说,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没有意义,我们赋予它什么意义,它就具备了什么意义。

这位美国妈妈,是真正地接受自己的孩子,孩子身上发生的事情她都给予正面的回馈,她对孩子没有任何的期待,时时刻刻在享受着孩子的成长过程。

本文来源 新浪博主 真妮咖啡屋 博文